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热门帖子
  • 哈大西门金海滩花园精装三居室

    哈大西门金海滩花园精装三居室

    233 人关注

  • 哈大南门青州街,精装两居室可租到一月份可年租

    哈大南门青州街,精装两居室可租到一月份可

    798 人关注

  • 哈大东门,学府佳园,三居室整租可租到一月份

    哈大东门,学府佳园,三居室整租可租到一月

    699 人关注

热心居民
    查看: 5995|回复: 21

    [小说世界] 《悄悄然》原创校园文学小说 在此连载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2-5-6 23:02:0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364281733 于 2012-5-7 21:48 编辑

    作者同意在此连载了,还请同学们前来支持



    作者的话:
    我是程序猿,上班码代码,下班码汉字,写小说,我是新手!
    不求别的,就希望有更多的人看了自己的小说有那么一点点感动。
    在下面网上发文,首先说,这里和网上是同步更新的,同为首发!
    http://www.17k.com/book/317726.html
    如果喜欢,前来点一点,支持一下,方便的话注册个号收藏评论下;
    如果不喜欢,不强求,但是愿意给意见的话悉听、探讨。
    敬请,         
    拜谢!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加入观海听涛

    x

    评分

    参与人数 1威望 +3 收起 理由
    心碎无痕 + 3 连载在这里吧 如果不烂尾的话 考虑加精.

    查看全部评分

     楼主| 发表于 2012-5-7 20:27:1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364281733 于 2012-5-7 20:32 编辑

    第一话  最后的荣光

    <一>
            最容易让人深深沉浸其中的,是回忆。
            一个不经意的回眸,看到的便是整整一个曾经的故事。

           既然注定不被喜欢,那不如一开始就不去招惹。
           有些道理,不需要听别人说,自己也能悟得到,可是自己悟出的道理往往最容易误导自己。

           在青葱的岁月里,自己不过只是无休止地把回忆装进回忆。

    <二>
            恒星的光芒切着北半球,于是傍晚就被夏日演绎的很缓慢,就好像下一秒就是长夜,可下一秒还是金黄色的光影朗朗照着。
            何怀瑜面朝东方,看着夕阳蹒跚着滑落,黑瘦的脸上被打上了金灿灿的流光。
            平仄一中的教学楼坐北朝南,而楼的两边又同时向南延伸出东西两座配楼,于是整栋教学楼就形成了“匡”字去掉中间部分的形状,教学楼前是铺满瓷砖的广场,广场上五星红旗在飘扬。而何怀瑜所在的高三理科十四班正好在楼最西面的拐角处,教室的后门就通向了配楼的走廊。
            其实,准确讲来还不到高三吧,8月份,高二暑假,平仄一中的一贯作风是要让学生补课的,并在补课第一天就让学生搬到了这间教室,门口的牌子也换上了“高三理科-十四班”。
    而怀瑜却对新教室很满意,坐在最后一桌,靠近后门的地方。傍晚,怀瑜就喜欢扒在配楼走廊的窗口,手肘顶在窗台上,托着下巴,面朝东方,看夕阳。
            夕阳是从东配楼的玻璃里反射过来的。他很享受每天的这个时间,蹙着眉,望着对面配楼的窗,让反射的流金肆意洗去大脑里的所有意识,生命在这一刻似乎已经空空如也,心境幻化出一鉴安眠的湖水,暮霭攀附着远山,深沉的钟声穿云而来,本已辽阔的心境更加广袤,有惊梦的水鸟萧然起落。
           直到被不同的因素唤醒,强行撕裂了眼前的虚幻。

    <三>
            一个安静的人从来不惧怕孤独,因为他已经习惯了一个人。随时都可以放空思维,让自身物质上的存在轮转成精神上的虚无。灵魂轻而易举地从身体里封印起来,不去接收来自外界的任何讯息,也不去感知发自内心的恐惧。
           何怀瑜觉得自己就是这么一个安静得很彻底的人,但不是从小就是。

           东顺小学位于东顺南村东面的一座小山丘的脚下,上二年级的何怀瑜每天就和班里的一群孩子一块儿放学回家,一路上说说笑笑。
           这群孩子里当然还有柳小棂。小棂是怀瑜邻家的孩子,比自己大约大一岁。本来柳小棂应该上三年级的,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村里突然说什么年龄限制,生日在x月x号之前的可以升一级,之后的就要留一级。怎么说,怀瑜有点幸运,成功升入二年级,小棂有点不幸,成功留在二年级,很巧的,他俩成了同桌。
           叮—叮—
           放学的铃声,怀瑜便用手肘杵了杵小棂的肩膀。
          “小棂,我们回家吧。”
          “不行,我要先做完作业。”
           小棂没有说让怀瑜等她,也没有说不让怀瑜等,因为她当然知道他的同桌、邻家的弟弟是会等她写完的,因为每天都是这样子。
          “那好吧,我也先做作业。”说过便一本正经的看数学老师布置的练习题,很快便把几个题看过,然后都教室后面抽过一把扫帚,和其他的伙伴“对打”起来。
          “何怀瑜,别闹了,回去了。”
          “奥,”匆匆跑过来,一脸奸笑地说,“作业借我看看啊!”
          “不用假装笑得不好意思了”小棂早已经习惯了他的邪气的笑脸,“装你书包里了。”
          “嘿嘿,走喽~”,这小子得意地喊道。

           小棂是个刻苦努力并且成绩优秀的孩子。
           怀瑜是个玩世不恭但是成绩优秀的孩子。

           常年被雨水冲刷的乡路沟沟壑壑,裸露在地表的石头已是润泽光滑。路旁的柳树早已万箭垂丝,有一穗一穗的杨树花玲珑地缀在枝头。两根皱皮的老电线趟着屋檐纠缠着,早到的燕子已在上面观察整个世界。
          “啪”一粒石子投在屋檐下。
          傲慢的生命瞪了男孩子一眼,黯然飞走了。
          惊慌的电线跳来跳去。

         “何怀瑜,你很无聊哎。”
         “是它无聊哎。”
          柳小棂扑哧笑了起来:“就贫吧你。”

           蹭蹭蹭爬上前面的柳树,折下两支柳条。手指轻轻拧过,柳皮儿就被剥离开,然后一抽,油嫩的柳骨就被抽离出来。拿出铅笔刀,把空心的柳皮儿切成手指长那么一段,然后把一头儿捏得扁扁的,放在嘴里吹。
          “吱—吱—”响个不停。
          “我也要。”
           何怀瑜把嘴里那个递给柳小棂,一脸的坏笑。
          “谁要你的口水。”
          “那你自己弄喽。”
          “……”
          “吱—吱—”

            何怀瑜觉得自己就是这么一个安静得很彻底的人,但不是从小就是。




    作者的话:
    我是程序猿,上班码代码,下班码汉字,写小说,我是新手!
    不求别的,就希望有更多的人看了自己的小说有那么一点点感动。
    在下面网上发文,首先说,这里和网上是同步更新的,同为首发!
    http://www.17k.com/book/317726.html
    如果喜欢,前来点一点,支持一下,方便的话注册个号收藏评论下;
    如果不喜欢,不强求,但是愿意给意见的话悉听、探讨。
    敬请,         
    拜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2-5-7 20:33:2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364281733 于 2012-5-7 20:42 编辑

    <四>
            最容易让人深深沉浸其中的,是回忆。
            一个不经意的回眸,看到的便是整整一个曾经的故事。


           “啪。”
           一个巴掌打在脖梗上,何怀瑜整个身体抽了一个激灵,然后静静地转身看向这个把自己唤回来的人。
           “你可真突然啊,吓我一跳。”
           怀瑜的这个激灵着实把董榆给惊住了,她没想到自己轻轻一拍,竟会……
          “看什么呢,这么投入。”
           一个激灵,不是因为对方来得太突然,而是因为自己看得太投入。
          “看失去的光影。”
          “逝去的光影?你是说夕阳啊,”董榆恍然大悟,“很美呢,在对面的玻璃里。”
           何怀瑜没有解释,他在安静的夕阳下,看的是当年不安静的自己。
           彼此都没有再说话。


    <五>
          “晚枫,等我一下。”董榆边喊边向楼梯口招手,何怀瑜也好奇地向楼梯口望过去。
          “怎么了?”女孩子悠悠转过身,怀里抱着一摞作文本。
          “我的作文好像还没交呢唉!”
          “那个,我自己从你桌上拿过了,而且我数过了,正好的。”
          “那谢谢你了,快去吧,一会儿班会了。”说完董榆直接进了教室,撇下怀瑜一个人倚靠在窗台上。
          何怀瑜看着萧晚枫回转身,轻盈地走下楼梯,他突然间觉得萧晚枫的背影很美,清新的秀发盘得很别致,夕阳的光柔和地打在她的肩膀上,在蓝白调的学生服上氤氲开来。
          这是在偷窥吗?何怀瑜心中有些慌乱,却没有因此闪开眼神。
          一步一步走下楼梯,消融在视线之外,不留痕迹。
          望着空悠悠的楼梯口,怅然若失。
          不曾这搬细致地去观察一个女孩子。
          不曾有过慌乱,就像深邃的心井之中被人掷下一枚石子,搅扰了原本的平静。
        “咕咚”一声,涟漪荡漾开来,撞上井壁又弹回去,碎了心事。


    <六>
           乡村的夏日,蝉声似乎一刻都不肯沉落下去,在道路两旁的树木上聒噪着。
           何怀瑜瞥了一下周围,全是女孩子了,就连一向都会和自己一块儿回家的陆程飞也不见了。记得儿时,男生和女生很忌讳来往很频繁的,会被周围伙伴鄙视。本来怀瑜和小棂走得这么亲近就已经让他们俩都承受一些压力了,现在竟是自己一个人和四五个女孩子一块儿放学。
           何怀瑜心里有些不舒服,于是每每路边有一棵树,他就会跑过去用力拍打,然后树上的蝉声就停了。然后他会跑向下一棵树,故意与女生们保持一定的距离。

          “明天要重新排座位了,小棂希望和谁是同桌啊?”
           怀瑜不由得放慢了脚步,假装不在意,却又认真听着。
          “随便谁都行啊,同学都很好啊。”
           心里有点不舒服,跑到树前用力一跺,“吱——”树上的知了被惊走了。
          “切~~”他愤愤地说。
          “何怀瑜,你呢,希望和谁同桌啊?”李艳艳喊道。
          “柳小棂”想都没想。
          “噢——”女孩子们语调拉的很长。

           很快,同学们都各自回家,路上只剩下怀瑜和小棂。路边的麦田里摇曳着沉甸甸的麦穗,摇摆的叶子反射着夕日的光,有些晃眼。两个沉默的影子,被拖得很长,在这一刻彼此很孤单。

          “为什么?”——“为什么?”
           两个人同时发问,彼此都知道指的是什么。
          “能抄你作业啊,同桌。”男孩子先回答了。
          “哦,”女孩子宛然一笑,“就知道。”
           明明心里不属于这个答案。
           明明心里不接受这个答案。


           两人继续在回家的路上走着,一前一后。
           柳小棂走一步,何怀瑜就迈一步,但总是踩着她的影子。


            见前面一群妇女,在树阴下乘凉,里面必定有小棂的母亲,也必定有怀瑜的母亲。夏日的村庄就是这样,天气热,不可能有空调,甚至有的都没风扇,这片阴凉就成了附近邻里的聚集地,妇女居多,有一句每一句地扯家常。
           “你怎么没等我啊?”何怀瑜故意用力把书包砸向陆程飞。
           “谁让你每天都回来那么晚。”陆程飞又把书包丢回来。
            当然,还有其他孩子在,比自己大一岁的、一般儿大的,小一岁的、小两岁的都有,那些是他一块儿玩儿到大的孩子,最知根知底的那种。
          “大学生回来了啊。”大人们说。
           他们说的是怀瑜,不是小棂。虽然小棂很努力,怀瑜很贪玩,并总是抄小棂的作业,有时候甚至抄都懒得抄,所以很多次都被老师罚站到外面的窗台上。但是二年级每次考试,怀瑜总要比小棂考得好,所以他们都认为怀瑜将来肯定能考上大学。再说村里的大人们对女孩子也不是很重视。
           可是现在想来,怀瑜觉得,“大学生”这个称呼给了自己太大的压力,特别是当他意识到自己除了成绩好,其他一无所有的时候。
          “别淘了,长辈们给你说话呢,没听见啊?”就连自己的母亲也听惯了“大学生”这个称呼,似乎也很喜欢这个称呼。
          “大娘,叔,大爷,大娘……”一个一个打招呼。
          怀瑜在邻里间的口碑很好,最让他们喜欢的是这个孩子你怎么跟他开玩笑他都不会急眼,他们说怀瑜的性格脾气像他的母亲,恬淡柔和。


          孩子们各自打闹着,一会儿拍蜻蜓,一会儿木头人。
         “怀瑜,你长大了要娶什么媳妇儿啊?”大人们也很无聊吧。
         “柳小棂”想都没想。
         “为什么啊?”
         “好看。”
         “哈哈—哈—”大人们笑得不行了。
         “程飞呢?”
         “我想要萍姑。”又是笑声一片。
          村里的辈分很严谨,萍姑是邻居家的女孩,十七八岁了,名字里有一个“萍”字按照陆程飞和他们家的辈分算,程飞应该称呼萍一声姑姑,所以他都是喊萍姑,但是何怀瑜却不需要,因为他虽是小孩子,在村里辈分却很高,有些很多大人管他叫弟弟,甚至还要称呼他一声叔叔,同龄人更不用说,陆程飞也是要喊怀瑜一声叔叔的。
         “确实比小棂好看唉。”何怀瑜心里想,“这小子!”


         “也许长大了,你们怀瑜就看不上我们家闺女了,”小棂的母亲说,“又也许我们家闺女看也不看你们家臭小子一眼。”
    这是句实话,怀瑜却没听见,听见也不会明白吧。

    作者的话:
    我是程序猿,上班码代码,下班码汉字,写小说,我是新手!
    不求别的,就希望有更多的人看了自己的小说有那么一点点感动。
    在下面网上发文,首先说,这里和网上是同步更新的,同为首发!
    http://www.17k.com/book/317726.html
    如果喜欢,前来点一点,支持一下,方便的话注册个号收藏评论下;
    如果不喜欢,不强求,但是愿意给意见的话悉听、探讨。
    敬请,         
    拜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2-5-7 20:43:1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364281733 于 2012-5-7 20:45 编辑

    <七>
           “班主任来了。”宋晋从后门探出头向配楼走廊里喝了一声。
          何怀瑜慵懒地撑起身子,离开窗台,向教室后门走去,企图在班主任发现自己之前溜回座位上去。
          当走到楼梯口旁边,正见迎面攀上楼梯的萧晚枫。
          当眼神与她那清澈的眸光交织,深邃的楼梯口都慌乱了,于是赶紧躲闪过她的眼神不去察看。心跳的油门好像被踩到底,“咚咚咚”撞着胸腔,致使浑身的血液都加速了流动。
          十七八岁的白皙分明的脸庞,确实比柳小棂好看。
       
          何怀瑜整理了一下窘迫的表情,坐回座位上。
          “不就班主任吗,以前也没见你吓成这样。”宋晋是何怀瑜的同桌,但又不仅是同桌。
          “没什么。”他也不知道怎么回答。

          平仄一中高三年级的班主任一般都会让学生自己挑座位的。进入高三,每个月都会有月考,月考成绩排名出来之后就让学生重新排座位。全班同学按成绩排名依次站在教室外边的走廊上面,然后由班主任点名进教室选座位。
          像何怀瑜和宋晋这样成绩一直很优秀的学生一般都会在前几个选座位的,但是一般也不会选靠前的位置,都是往犄角旮旯里面钻。因为接下来的一年已经没有新课程了,主要是复习过去两年的知识,那么老师讲的有些知识一般会重复,所以遇到这种情况就不去听课了,而是在下面按照自己的计划去复习。
          新搬进这间教室就根据高二期末考试的成绩,何怀瑜和宋晋两个人选了靠近后门的最后一桌。

         看前面,萧晚枫从前门进教室,绕过讲台,走回中间排的第三桌,大方婉约。
         “有公务在身的就是不一样啊,”宋晋说,“咱们只能溜进来。”
         “那你也去为人民服务啊,窝在角落里干嘛?”
         这句话让宋晋有些不知所以,何怀瑜也不知道怎么了,他突然觉得很后悔说那句话,怕宋晋会耿耿于怀,毕竟他是自己为数不多的朋友之一。可是又不知道该怎么向他解释自己此刻的心情。

         “好吧,咱们开始班会,”班主任顿了顿,“这是我们进入高三以来的第一次班会,在接下来的一年时间,我希望大家都好好收收心,专心奋斗一年。”
          “……”
          何怀瑜当然知道这一年的重要性,因为在他现在的意识里,他所能掌控的仅仅是“成绩好”这么一根稻草而已,村里人给自己扣的“大学生”的帽子太大太重。其实,也扣在父母的脊背上了吧。
          “好,下面学习委员有什么想说的吗,就同学们的学习。”
          萧晚枫走上讲台,何怀瑜不由得支起了耳朵。
         “我想说,我们是参加同一届的高考,但是我们不要把彼此视为竞争对手。全省几十万考生,你的同班同学在你的对立面对你造成的影响微乎其微,大家都不要那么狭隘,我觉得应该彼此互相帮助。所以,不要每次一调座位,成绩好的就知道往犄角旮旯里面钻”,说着,萧晚枫往何怀瑜这边望了望,语气深沉下来,“希望你们帮一下班里成绩不好的同学,好不好。”带着几分央求的口吻。
          何怀瑜感觉让她这么一说,好像自己真成一个狭隘的人了,甚至让自己觉得有一种负罪感。是,他是会跟班里有时考得比自己好的人较劲,但是还真没有狭隘到说把自己的同学放在“竞争者”这么对立的位置上。
         不比成绩,他还有什么能拿得出手呢?
         “看到外面的夕阳了吗,”晚枫手指向门外,“高三对于我们大家共同来讲,就如同这夕阳,成绩好是你们这一年最后的荣光。高三过后,如果没有同学记住你曾经的好,那你在这三年里还能得到什么?”
           怎么没有看到,自己是刚从夕阳里溜回来的。
           不过萧晚枫的言论真的很让何怀瑜吃惊的,这些话又在自己对她萌生的一点点喜欢上加重了一颗砝码。
           虽说成绩不如自己,可是除了成绩什么都比自己强。担任学习委员兼语文科代表,积极上进,认真负责。关心每一个同学,被每一个同学喜欢。何怀瑜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会这样去评价萧晚枫,大家同学一年半,像他这种在全班同学面前发言会紧张到死的交流白痴在班里很少跟女生说话,所以跟萧晚枫没什么交集。班里最谈得来的女生是董榆,难道因为名字里都有“Yu”这个音?净是一些不着边际的理由。
          向来,何怀瑜这种人都是活在一个人的世界里,不是不想和每一个同学都搞好关系,而是不会。所以,一般跟自己走的近的同学都成了朋友,而交流不多的同学就如同陌生人,于是他的同学关系就搞成了“朋友与陌生人”的两级分化,朋友很少,董榆,宋晋,班里再也找不出第三个;陌生人很多,萧晚枫只是其中一个。
    萧晚枫是陌生人。
          “班干部”在何怀瑜看来只不过是“在其位,谋其政”,外加一些作为班干部的一些小福利。开班会也无数次了,萧晚枫在讲台上讲话也无数次了,从来没觉得她们这些人有多么为班级“用心良苦”,可今天却对萧晚枫的话异常欣赏,难道仅仅因为她转身下楼的背影很美?净是一些不着边际的理由。
          “我希望下次调座位,成绩好的同学的行为有所改进,我不希望再看见你们分布在角落里。但是如果情况还是不尽人意的话,我希望班主任最后能强行调一下。”说完看向班主任。
          “说的不错,大家就应该互相帮助,以后再调座位,我会保留最终解释权,哈,大家也不能太随心所欲了。”班主任补充道。
          萧晚枫走下讲台,又回到了她的第三桌,每一步都流露着满满的自信。

    作者的话:
    我是程序猿,上班码代码,下班码汉字,写小说,我是新手!
    不求别的,就希望有更多的人看了自己的小说有那么一点点感动。
    在下面网上发文,首先说,这里和网上是同步更新的,同为首发!
    http://www.17k.com/book/317726.html
    如果喜欢,前来点一点,支持一下,方便的话注册个号收藏评论下;
    如果不喜欢,不强求,但是愿意给意见的话悉听、探讨。
    敬请,         
    拜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2-5-7 20:49:1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364281733 于 2012-5-7 21:03 编辑

    <八>
          “最后的荣光”,同样的五个字,不同的理解方式。
          “大学生回来了啊!”
          每次放学回家,只要碰上邻家长辈,在打过招呼之后总是听到这么一句回应,每每此刻,小男生都会挺一挺胸膛,提一提肩上的背包。被称为“大学生”在何怀瑜看来,是一件很光荣的事情,村里的其他玩伴从来都没有被这么称呼过呢。可是从哪天起,一切都不一样了。

          “一个外国人,毫不利己的动机,把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当做自己的事业,这是什么精神?这是国际主义的精神,这是共产主义的精神,每一个中国共产党员都要学习这种精神。”
    语文老师在抽查《纪念白求恩》课文的背诵。
    突然心里好烦躁,什么也听不进去,好像就等着最后一节课结束放学回家了,何怀瑜不由得开始走神起来。中午到家里去的那个人,何怀瑜没见过,但是父母好像对他很客气,好酒好菜的招待着。
           “同学们背得不错,放学吧。”
          一把抽过书包,奔出教室。
          “何怀瑜,你怎么了?”柳小棂感到很不安,追出门喊了一声。
          没有回应,惴惴得走回教室。
          无心再做作业。

          一路上,向来聒噪的蝉声好像断了弦。
          同样是一群邻里,却没有自己的母亲。
          “大娘,叔,大爷,大娘……”还是一个一个打招呼。
          “回来了啊。”没有“大学生”,语气中带着几分无奈。
       
          何怀瑜跑回家。
          母亲在哭,叔叔也在,父亲满面愁容。
          “嫂子,别哭了,最重要的还是先想办法啊。”叔叔劝道。
          “何德生,嫁给你就是让我们娘俩儿跟着你被人赶来赶去的吗,啊?”母亲突然揽住何怀瑜,望向父亲,“多少次了,还有完没完,日子还过不过?”从来没有见过母亲发这么大的脾气。
          父亲没有言语。
          屋子里重新归于死寂。
          原来中午那人是这间房子的主人,是来收回房子的。
          不是没有经历过,在记忆中,何怀瑜已经换了两次住处了,可是这次却让何怀瑜觉得与前两次不一样,他开始觉得难堪,认定了自己一家人是可以被人随便赶来赶去的。
          因为自己一家人是借住别人房子的人。
          分家,爷爷分给父亲的只是一块地皮,说房子你自己盖吧。
          这里借住一下,那里借住一下。
          除了柳小棂家,村里人都是穷人,但至少有自己的房子住。
          石头的也好,土胚的也罢,再破再烂,总归是属于自己的挡风避雨的家。
          那一刻,何怀瑜开始不喜欢这个家,开始觉得自己是穷人中的穷人,开始减少和同学们的往来,开始观察人家有什么自己没什么。
          每每有同学提出周末要到自己家玩,何怀瑜便开始慌张,想找理由拒绝,可又完全没有理由拒绝,他开始很担心有同学提出这样的要求。
          开始顾及脸面,开始自卑,甚至自闭。
          开始不喜欢总是缠着柳小棂。
          开始有些埋怨父亲母亲。
          开始很安静,越来越彻底。
          何怀瑜不再是一个玩世不恭的孩子,学习越来越刻苦,老师和父母都很欣慰,觉得怀瑜开始懂事儿了。
          小孩子,能懂得什么,只是懂得如果不好好学习,自己就连“成绩好”这最后的荣光也没有了。

    <九>
          “什嘛?”何怀瑜惊跳起来,或许只有在柳岸面前他才这么夸张。
          “你小子,有必要这么夸张吗?”柳岸把篮球砸向何怀瑜,一脸苦笑。
          “哎,平仄一中的柳岸耶,有喜欢的女生了,哪个这般幸运啊?”
          “暂时不告诉你,哈哈。”

          周六,没有晚自习,是一周里高三的学生唯一一晚上的假期。
          柳岸把何怀瑜叫道操场上,说有事要跟他讲。
          “搞什么,这么神秘。”当时何怀瑜还心里嘀咕着。
          
          “老鱼,有一个女生,我喜欢她。”柳岸低头拍打着篮球,像脉搏一般起落。
          有什么心事只想说给何怀瑜,不知道为什么,就是觉得他能帮自己承担。往往,人们会因为一件事,就能认定一个人,因为这件事让他看见了这个人的内心。
          
          “那好吧,什么时候想告诉我了再说。”再也没有比何怀瑜更贴心的聆听者。
          “不过像你这种叱诧篮球场的男生追女孩子很容易呢。”
          “像你这种傲踞成绩榜的男生追女孩子更容易吧。”
          “我可没有那个能力让那么那么多女孩子疯狂地着迷,再说你成绩也不错啊,毕竟是曾经在重点班里呆过的好学生啊。”
          “可是那些呲哇乱叫的女生我才不喜欢呢,一点也不知道矜持。”,柳岸语气中流露出几分鄙夷,“看球就好好看嘛,叫得都要口吐白沫翻白眼了,真是的。”
          “柳郎柳郎,我爱你……”何怀瑜故意瘪着喉咙喊,表情很诡异。
          “去你的。”
          “看看人家,只是在那里静静地注视着,那才是女孩子该有的样子嘛。”
          “人家”,何怀瑜顿了顿,“是哪个啊—”,语调故意拉的很长。

          “吃过饭了吗?”柳岸故意岔开话题。
          “没有。”何怀瑜很容易就被引开。
          “我请你吃东西去。”
          “这么重要的一天,要吃点好的哦。”
          “好啦。”
          “……

          夏日的夜晚,操场上一高一矮两个男生交谈着,偶尔有爽朗的笑声融化在迷蒙的灯光里,清凉的风爬过脊背,攀上了合欢树斑驳的枝梢。
          或许朋友真的不需要太多吧,能够毫不保留得把本该深深沉入心底的秘密袒露给你,那么你就至少应该珍惜对方对你的那份毫无保留的信任。这样的朋友,这么珍贵的存在,我们有什么理由向上天埋怨:“为什么不再多给我一个?”。要知道,很多人一辈子都不一定能遇得上一个,何怀瑜,你怎能看不到,怎能不感谢上苍,怎能不去用真心给予回报。


    作者的话:
    我是程序猿,上班码代码,下班码汉字,写小说,我是新手!
    不求别的,就希望有更多的人看了自己的小说有那么一点点感动。
    在下面网上发文,首先说,这里和网上是同步更新的,同为首发!
    http://www.17k.com/book/317726.html
    如果喜欢,前来点一点,支持一下,方便的话注册个号收藏评论下;
    如果不喜欢,不强求,但是愿意给意见的话悉听、探讨。
    敬请,         
    拜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2-5-7 21:04:5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364281733 于 2012-5-7 21:13 编辑

    <十>
          “像你这种傲踞成绩榜的男生追女孩子更容易吧。”
          这话如果不是柳岸说出来,何怀瑜会认为是别人对他的讽刺。
          看看窗玻璃里的自己,黑瘦的脸,粗糙的皮肤,软软的头发略显干枯,怎么弄都不会有型;
          看看自己的手腕,纤细得一把攥过来还要余出一个多指节,身板骨架好像随时就能散落一地;
          看看自己的个头,170cm,班里最矮的男生,不能再长高了吧。
          除了成绩好,还有什么,什么都没有。
          哪里会有女孩子喜欢。
          既然注定不被喜欢,那不如一开始就不去招惹吧。

          “好晚了,怀瑜,”柳小棂唯唯地说,“我们回去吧。”
          五年级的教室里只剩下两个学生,冬日的夜晚又冷又黑。
          “都说不让你留下来了。”声音有些不耐烦。
          柳小棂没有再说话。
          自从上次搬家之后,何怀瑜都没有再抄过柳小棂的作业,并且每天坚持放学后写完老师布置的作业然后做自己给自己布置的练习,从一个极端走向了另一个极端。夏天还好,如冬天这般,每次回家都已夜幕垂落。
    三年级,四年级,五年级,班主任老师都没有把他们俩排在同桌。
    很巧的事都没有再发生。
          小棂不记得从哪天开始怀瑜总是对自己大声呼喝,也少了和陆程飞那帮小子的打打闹闹,也不记得从哪天起怀瑜不再抄自己作业,并且也不再那么玩世不恭,每天晚上放学都要加班加点学习到很晚。
          最重要的,他好像不再喜欢天天黏着自己。
          最初发觉何怀瑜的异常,柳小棂心中很是不忿:“还不稀罕你个跟屁虫呢!”可是不知道怎么,没有怀瑜在自己耳边聒噪,小棂觉得自己不是自己,不适应似的,于是开始主动纠缠他。
          一到放学,柳小棂总是到何怀瑜座位上写作业,然后等他回家。虽然她不知道他为什么突然那么不喜欢搭理她,但还是喜欢每天黏着这个突然变得不苟言笑的家伙。

          “天真的很黑了哎。”
          “哎呀,你先回去吧,烦人。”这次的语气好像很过分。
          突然,抓起书包就往外走,脸色阴沉到极点。外面很黑,柳小棂有点害怕,想退回教室,可是看了看何怀瑜依然埋头苦读的背影,硬是冲进了梦魇般得黑夜。
          怎么能看到,男孩子的铅笔已经停住;
          怎么能看到,男孩子的思维已经停住。

          抬头看了看黑压压的窗,呼啸的北风肆虐地撞击着窗玻璃。
          “不会出什么事情吧!”何怀瑜有点不放心,抓起书包,追了出去。
          教室里的灯没有关上。
          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雪花漫天,地上已是积了厚厚一层。前面不远处有一个女生疾速地迈着步子,雪地里留下气呼呼的脚印。何怀瑜没有追上去,只是溜着墙脚偷偷跟着。
          就在校园围墙墙角拐弯儿的地方,脚下一滑,直接坐在地上。
          何怀瑜吓坏了,赶紧跑上去,可还没到跟前,女孩子怯怯地从地上站起来,男孩子又停下了脚步。
          却没有继续前行,只是怔怔地站在那里,沾了一身的雪。
          “啊哈—啊—”突然哭了起来。
          “何怀瑜,你是个混蛋。”随手抓起一块石头,丢向屋檐下的老电线。
          满腹的委屈瞬间涌上心头,在心间摇摇晃晃。眼眶再也阻挡不在汹涌的泪水,狂妄地从脸颊上割下痕迹。
    轻轻掸去身上的雪,继续前行。
          一路走,一路抽泣,眼泪一路零落。

          何怀瑜背靠在围墙上,亲眼看着狂风的怒嚎撕裂女孩子的嘤嘤啜泣,感觉就像有千万荆棘在心的原野蔓延,把原本贫瘠的土地勾划得千沟万壑。可是,此刻他只是站在那里,什么都没有做。
          “小棂,你喜欢天天和我一起上学,一起放学,一起写作业,喜欢天天黏着我,可是我知道,因为我们还小,不会看到除了彼此之外的东西,但是等我们长大了呢?等我们长大了,或许你连看都不会看我这个臭小子一眼。”
          其实,有些道理,不需要听别人说,自己也能悟得到,可是自己悟出的道理往往最容易误导自己。
          “与其等到将来被你随手丢弃,不如现在彼此不要走得那么近。”
          这些都是何怀瑜的心声,他在一个正确的道理上做出了一个错误的选择。
          怪不得说“自尊心是这个世界上最肮脏的东西”。
          何怀瑜觉得当时自己很可怜,可怜得只剩下这一点点自尊心。

          第二天清晨,白雪皑皑了整个世界。
          昨天发生的一切都已经被掩埋,不留痕迹。
          吃过早饭,何怀瑜像往常一样路过小棂的家门,却没有像往常一样看到她娇小的身影。虽然不再像跟屁虫一样黏着柳小棂,但一直坚持着那个七点一刻一起上学的约定。
          站定在小棂家的红色大门前,伸出去的手又缩了回来,没有敲。
          “应该不再愿意和自己上学了吧。”何怀瑜退回来,想转身走,却听见大门“吱呦”开了,回头,却不是小棂。
          “大娘”先打一声招呼,“小棂?”
          “怀瑜来了啊,她感冒了,今天有点发烧,你帮她给老师请个假啊。”
          “啊!”表情证了一下,“哦,那我去上学了。”
          一路走,一路懊悔,脚印一路萧瑟。

    作者的话:
    我是程序猿,上班码代码,下班码汉字,写小说,我是新手!
    不求别的,就希望有更多的人看了自己的小说有那么一点点感动。
    在下面网上发文,首先说,这里和网上是同步更新的,同为首发!
    http://www.17k.com/book/317726.html
    如果喜欢,前来点一点,支持一下,方便的话注册个号收藏评论下;
    如果不喜欢,不强求,但是愿意给意见的话悉听、探讨。
    敬请,         
    拜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2-5-7 21:05:3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364281733 于 2012-5-7 21:13 编辑

    <十一>
          谁在用琵琶弹奏一曲东风破
          岁月在墙上剥落,看见小时候
          犹记得那年我们都还很年幼
          而如今琴声悠悠,我的等候你没听过                                   
          如果不是喜欢方文山的文字,或许不会去听周杰伦。而如今,当它悄然出现在这次月考的语文试卷上,那牵着绵绵过往的旋律就在耳畔徘徊着。而细细聆听才发现,在青葱的岁月里,自己不过只是无休止地把回忆装进回忆。
         目光流转之间,悠然定格在萧晚枫婉转的手腕上,在试卷上游走的碳素笔,认真而灵动。多少次像这般,摇晃的视线被这个女孩子终结。不确定没来由的惊慌缘何而起,不敢正面相对而只是蓦然观望,怎么有勇气承担那份喜欢。

    作者的话:
    我是程序猿,上班码代码,下班码汉字,写小说,我是新手!
    不求别的,就希望有更多的人看了自己的小说有那么一点点感动。
    在下面网上发文,首先说,这里和网上是同步更新的,同为首发!
    http://www.17k.com/book/317726.html
    如果喜欢,前来点一点,支持一下,方便的话注册个号收藏评论下;
    如果不喜欢,不强求,但是愿意给意见的话悉听、探讨。
    敬请,         
    拜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2-5-7 21:10:0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364281733 于 2012-5-7 21:17 编辑

    第二话 尘埃落定

    <一>
          从小住在老屋里,无数次见日光从檐角的伤口杵进来,在破落的地板上烙下明晃晃的光斑,那是伤口的形状。在幽幽的光束里,漫漫的尘埃彷徨着。何怀瑜盯着其中一颗,视线试图追寻着它的轨迹,可是恍惚间便不能在千千万万之中认出那一个。这般无休止地浑浑噩噩,目的是什么,是在寻找与自己一起飘零的那一粒,还是在探索梦中的附着点?
    何怀瑜站定在光束前,打量着这幽灵般的存在。伸出手,手心截断了它的去路,却不见有尘埃愿意停留。攥起拳头,却无法被抓在手里,无论光还是尘埃。或许,这无限的迷惘才是它们存在的方式。
          小学,自然老师说空气是混合物;
          初中,化学老师说空气是溶液;
          高中,化学老师说灰尘多的情况下,空气是胶体。
          她还举例说,当有一束光射进屋子,在光束里便会看到有无数的尘埃在飘来飘去,可以认为它是胶体。永远记得化学老师描述时的神情与东北腔调,也永远记得自己重重的点头,表示自己完全明白老师所描述的是什么,因为自己无数次见过。
          何怀瑜觉得,自己就是一粒游移的尘埃,却不曾被光束照耀,所以不会被任何人留意,不会被任何人记住。他很累,只是想找一个地点落定。

    <二>
          月考成绩单很快打印出来,贴在教室后墙上。同学们都挤过去看成绩,自己的和同学的。何怀瑜没有去,不是不想去,也不是认定自己就考的很好,而是不想被别人推推搡搡的,也不想去推推搡搡别人。从来都是在没有人站在成绩单前的时候去看成绩,先看看看自己的,再看看比较在意的几个同学的,何怀瑜觉得这些都很重要。
          这次语文成绩竟然出奇的好,向来让自己比较没有信心的科目。
          成绩出来没几天,班会开始了,而在班主任看来第一要务就是重排座位。班里六十几个人,整整在走廊上站了三排,班主任开始点名。
          “何怀瑜”
          很不习惯被很多人关注,尽管这似乎是比较光荣的事情,但心里还是很不安。一个人站在空荡荡的教室前,其实是无从选择的。如果像之前一样随便找个角落坐下或许更容易些,可现在他不想那样,因为他想按照女孩子的说法去做。犹疑之际,宋晋已经站在门口。没办法,只在中间随便挑一个坐下,第四桌,应该属于上个月萧晚枫同桌的后面。宋晋有些诧异,在选座位之前跑过来说:“你怎么回事啊?”言外之意怎么坐这么靠前的座位。何怀瑜不知道怎么回答,只是耸耸肩,没说话。宋晋走向那个之前另何怀瑜很满意的位置。
          同学们依次进来。
          “萧晚枫”
          何怀瑜轻轻抬起头,见萧晚枫的目光打量了一下教室,表情有些失落,之后,便走向第三桌,她没有换位置。
          “董榆”
          谁知董榆突然蹦到自己同桌这里来,班主任的眉毛凝重起来。
          “你搞什么啊?”何怀瑜轻声道,“班主任不会放过你的。”
          “什么意思?”
          “一会儿你就知道了。”
          “……”
          交头接耳之际,同学们都选完了座位。
          萧晚枫回过头,往教师的角落里一番查看,然后回过头看向班主任,似乎有什么要说,却被班主任的话给拦下了。
          “我说过,最终解释权由我保留,所以董榆,你到那里去,后面的男同学依次向前一桌。”班主任看着没有男生女生一桌,心里煞是满足,然后说:“上自习吧”,就出去了。董榆恍然大悟,萧晚枫却一脸的无奈,本以为……
          从高一到高三,这是何怀瑜的第三个班主任,而无论哪一个都是偷窥狂。无论是上课还是上自习,班主任随时都可能在后门的玻璃里看进来,就像幽灵一样冷冷地注视着这一群可怜的孩子。
          早就发觉何怀瑜与董榆走得比较近,就认定人家两人有猫腻,而这次董榆竟然要与何怀瑜同桌,更加让他坚定了自己龌龊的想法。于是快准狠地把董榆调到了另外的座位上,并为自己成功的把一段“早恋”扼杀在摇篮里开怀不已,早就忘了自己保留最终解释权的初衷。
          这却另萧晚枫很沮丧,心中暗想班主任真是抓不到重点耶。眼睁睁看几个成绩好的同学又重新归于角落,却不知所措。只有何怀瑜跑到中间来了,一个人怎么能够。

    <三>
          换了新的位置,虽是有些不便,但也多走不了几步路,所以还是喜欢配楼走廊里的窗台。每次只要在此伏定,心门便被和煦的夕阳轻叩而启,走进去,就是铭着过往的长廊。可是,没有人会允许阳光照到自己心灵的每一个角落,所有人的心中都蕴藉着几分阴暗,但无关邪恶。那些只是不想让人去触及的往事,甚至自己都很少去拂走尘埃,因为那里太过遗憾。
          如果柳小棂能和自己一路上完高中,如果彼此之间从未产生过隔阂,那么在将来,两个人能否走到一起。何怀瑜站在心门之外往里张望,除了轻叹一声,能怎么样呢,很多时候,跟在如果后面的,都是不可能,或者都不曾发生过。

          悄悄然已是六年级下学期,环视教室一眼,见同学们都在为东顺小学的结业考试认真复习着。虽然无论考多高的分数,最终都是进镇上的中学,但大家还是都希望能以一个较好的成绩升入初中。
          可是何怀瑜却无法定下心神,因为小棂明天就要离开了。
          这几年,柳小棂的父亲一直在外做生意,现在有了起色,并且看女儿也要升初中了,所以决定一家人搬到城里去住,并转入城里的小学然后升入初中。
          今天,是柳小棂在东顺小学的最后一天。
          虽说已是春日的时令,可仍是十分戚寒,不过没有凛冽的风。不经意间望向窗外,竟然飘起了雪花。这场雪很安静,应该没有打扰到何怀瑜以外的任何人吧。注视着窗外,潸然而落的雪花透过窗,望着何怀瑜郁郁的脸庞,忧忧然离去。
          不是不想停留,不是不想挽留。

          放学后,柳小棂像往常一样坐过来。
          两个人只是静静地坐着,不相言语,如果可以永远这么坐着。
          何怀瑜不想离开,只是怔怔地盯着语文课本。
          夜幕悄然垂落下来。

          “我们,回去吧。”
          女孩子背起书包,表示同意,两个娇小的身影融入了夜色里。
          走在这往来无数次的乡路上,整个村庄都已经沉睡在这幽幽的梦境里。昏黄的灯光从老房子的窗玻璃里渗逸出来,翩翩飘零的雪花掠过光晕,闪闪发着亮光。柳小棂突然站定在灯光下,伸出娇嫩的双手,凝视缓缓而下的雪花在手心悠然落定,然后一点点消融而去。
          当何怀瑜发觉,已经走出三五米远的距离。素然转身,没有言语的打搅,只是端望着小棂微微而笑的脸庞。
          “怀瑜,我走了以后,你会想念我吗?”
          “嗯……”当然会,却没有说出口,“不知道。”
          “今天的雪下得很美,很轻柔。”没有得到想要的答案,只能引开话题。
          “却很悲伤。”这是何怀瑜心里的感受吧。
         没有再说话,一前一后继续前行,两行轻浅的脚印延伸而去,凝望着彼此。

          时间在彼此流转的脚步下走过,不觉便来到柳小棂的家门前,两人黯然站定。
          何怀瑜本来准备了很多话,此刻却不知一语,沉默下来。
          “那,我回去了啊。”柳小棂惴惴得说。
          “噢。”
          既已至此,除了转身离开还能怎么办,柳小棂边退后边扭过肩膀。
          “小棂,等等。”
          即将转过的身体迅速旋回来。
          何怀瑜着急地在书包里翻来翻去,却最终没能找见想找的东西。
          尴尬地一笑,说:“我想好了,你走了以后,我,我会想念你的。”
          强忍着欲出的眼泪,说声:“怀瑜,再见,我也会想念你的。”
          然后冲进家门,把红色的大门关闭,倚靠在门上。从书包里掏出放学前在何怀瑜书包里偷来的信纸,逐字逐句在心里默默念来,泪水再也忍不住,潸然而下。不是不想等怀瑜亲手送给自己却偏偏喜欢偷过来,而是害怕,害怕那个男生最终没有勇气交出来,不过当看到他焦急地翻找书包的样子,已然明白。
          仰起头,雪花落在眼角,融进了泪珠里面,凉凉的。
          望着岿然闭上的大门,何怀瑜足足十分钟没有挪动脚步。当空洞的眼神突然找回自己,便觉万般无奈,除了转身离开,还能怎么办。
          至此,两条平行线开始背道而驰,再也不会彼此凝望。

    作者的话:
    我是程序猿,上班码代码,下班码汉字,写小说,我是新手!
    不求别的,就希望有更多的人看了自己的小说有那么一点点感动。
    在下面网上发文,首先说,这里和网上是同步更新的,同为首发!
    http://www.17k.com/book/317726.html
    如果喜欢,前来点一点,支持一下,方便的话注册个号收藏评论下;
    如果不喜欢,不强求,但是愿意给意见的话悉听、探讨。
    敬请,         
    拜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5-8 02:08:53 | 显示全部楼层
    很纯情的文字啊。呵呵。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2-5-8 02:57:38 | 显示全部楼层
    郗望 发表于 2012-5-8 02:08
    很纯情的文字啊。呵呵。

    如果喜欢的话,请帮作者到小说网站上点击收藏点评下啊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5-8 11:22:02 来自iphone12 pro Max 128T 土豪金镶钻版 | 显示全部楼层
    看哭了T_T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2-5-8 18:49:05 | 显示全部楼层
    Mr5508 发表于 2012-5-8 11:22
    看哭了T_T

    作者说它写的时候也哭了,看到你的回复,它又哭了,真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5-8 21:41:20 | 显示全部楼层
    364281733 发表于 2012-5-8 18:49
    作者说它写的时候也哭了,看到你的回复,它又哭了,真的!

    它???为什么是“它”?什么意思!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2-5-8 22:06:05 | 显示全部楼层
    Mr5508 发表于 2012-5-8 21:41
    它???为什么是“它”?什么意思!

    它是程序猿,吼吼!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5-8 22:20:52 | 显示全部楼层
    364281733 发表于 2012-5-8 22:06
    它是程序猿,吼吼!

    我这堂堂七尺男儿每次一个人看这情感的东西时就会落泪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观海听涛

    本版积分规则

    联系我们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3 Comsenz Inc.

    Archiver|手机版|观海听涛论坛   

    GMT+8, 2022-1-26 15:57 , Processed in 1.363044 second(s), 41 queries , Gzip On, MemCache On.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